牛皮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牛皮革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千年后你还记得我吗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4:35:55 阅读: 来源:牛皮革厂家

孟婆汤,但是鬼魂喝了之后就忘掉了前世,凡人有七情六欲,要经过无数的轮回,有的人也会得道成仙。

白色霓裳,薄雾轻纱,眉心一点红,白皙干净的皮肤,浅蓝色的美眸是点睛之笔,她——纤墨,她是众仙中的佼佼者,有着闭月羞花的娇艳,是万花之精华凝聚而成也是上古第一位神,法力无边,无人是她的对手。但唯有情是她的弱点。

“在这凝香殿里呆了那么多年,也想出去闯闯!”纤墨的眸望着殿外,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!她望穿秋水都望不到头啊!

纤墨抬起步子踏出殿外,仙女们簇拥而来,惊呼道:“墨仙尊,仙帝说了不能让尊到外面去,一步也不行!”

纤墨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的笑容梨涡浅笑,令在场的仙子无不惊叹,心想: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人。

她蹙眉怒到:“仙帝,呵!仙帝算什么!就他还敢囚禁本仙尊!本仙尊把整个世界都给他了他还想怎样!”

众仙齐齐下跪,浑身颤抖,求饶道:“墨尊,息,息,息怒!息怒!”

这偌大的凝香殿千万年来,每天都是一个样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纤墨也觉得烦躁了。

变得火红的眼仿佛要把任何东西都烧掉。

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。”纤墨冷冷的丢下这句话,一层屏障把周围的仙女们弹开了,这是纤墨大怒了。

纤墨 踏出殿外,纵身一跃,飞走了,只留下她身上幽幽的清香,飞过南天门,飞离了整个天宫。她脸上全是童真的笑容,眼里都是新奇的眼神。

美!美得倾城倾国,美得没有一丝杂质,令人垂涎三尺。

“啊!”身后一只箭穿心而过,纤墨的血渲染了白裳,她坠入人间,到了皇宫。她不明所以的昏了过去。眼角落下了一颗泪珠。她不甘这样死去。——她是众仙之仙,怎么会死!害她的人到底是谁?

“呱!”一声婴儿的啼哭声,让整个皇宫的人都松了一口气,产婆欣喜若狂的把婴孩抱了出去。

“恭喜皇上,是公子和公主!”满脸汗水的产婆大喘着粗气气,跪着,手里捧着公主。

“哦?到底是公主还是公子。”皇上不解的打开襁褓,一看明明是女婴,哪里来的公子。“大胆女医,分明是公主为何要欺君!”

产婆笑笑说:“回禀皇上,里面还有一个公子!”

皇上立马喜笑颜开:“哦?哈哈哈!赏!”

女医叹了一口气:“谢皇上!皇上万福金安!”

皇上一进去,看着床上虚弱的黎妃眼里少了肃穆多了柔情,用安抚的语气说:“爱妃,你为朕生了俩个可爱的孩儿,辛苦你了!”

黎妃支持着爬起来,脸色苍白无力的说:“皇上,臣妾不辛苦!孩子是公主还是公子?”

“一男一女!”皇上道。

黎妃欣喜,转身从枕头下拿出一串闪亮的钻石,险些倒了下去,皇上扶着才没摔。

皇上看着如此精美的东西他从没见过,他疑惑的问道:“爱妃这是?”

“皇上这是公主出生时脖子上带着的,臣妾想她是天神转世啊!”黎妃眼里闪着欣喜的光芒。

“天神转身!”皇上眼睛一亮,“那朕赐名为纤墨吧,与众仙之仙纤墨一样的名,公子就赐名为纤世。公主封为墨少主,公子封为太子。”皇上若有所思的说。

“臣妾多谢皇上厚爱,这两孩儿定当不负皇上重托!”黎妃高兴得,眉眼弯弯,都合不拢嘴了。

皇上去摇篮里抱起小公子,眼里有无尽的宠溺,旁边的公主正熟睡中。皇上定睛一看公主生得如此美丽,定是个美人胚子。

“黎妃,朕还有些政务未处理就先走了。”

皇上放下公子,抬步就坐起轿撵前往辰明殿。心里一直在打着算盘。

“是恭送皇上。”黎妃此时此刻心里乐开了花。正想着明天皇上的赏赐呢!

秋风扫落叶—等待着封赏的的黎妃一身华丽的妆容坐在大殿等候皇命。

“黎嫣,奉朕之命,打入冷宫赐死。朕顾及与她多年的情份,留全尸!并以贵妃制度下葬。”一道无情的圣旨。

原本笑着接圣旨,现在却苦笑不得的黎妃瘫坐在地上。

“不可能的公公,我为皇上诞下了皇子,皇上不可能赐死我的,公公你是不是念错了?”黎妃神色慌张的说,眼里渐渐变得雾蒙蒙的。扑过去抱着皇上的心腹之人——苏公公。

“贵妃娘娘,你就认命吧!正因为你诞下的是太子和墨少主,你才会被赐死啊!”公公同情的说,然后无情的推开黎贵妃。

“我幻想了无数种当贵妃的场景,我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种,皇上!你怎知我不会一心一意对你!”黎妃嘴角一抹诡异的笑容,却已是泪流满面。

“认命吧!你要毒酒,匕首,还是白绫?”公公惋惜的说道。

“你们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黎贵妃绝望的挥挥手。

“那老奴先退下了。”苏公公转身离去。

心已死 泪已干 自古帝王无情 我愿下辈子不再嫁入帝王家

一杯毒酒下肚,黎妃便不省人事。

“别了!梧桐叶落。”

“娘娘!不要!你醒醒啊!”

丫鬟们哭喊着。

“收尸!”公公冷漠的说道。

谁也没注意到,黎妃嘴角诡异的笑容。

“她解决了吗?”皇上站在窗口,问道。

“都解决了,只是。”苏公公蹙眉说道。

“只是什么?”皇上严肃的问道。

“她临死前说了一句:别了,梧桐叶落。”苏公公不解的说。

“梧桐叶落,爱妃不要怪朕!哎!”皇上眼角缓缓流落出一颗泪水。

“皇上节哀顺变,黎妃会明白的。”苏公公安慰道。

“苏公公朕的心为什么这么痛。”皇上捂着胸口,面色难看。

“皇上是为情所伤啊!帝王家最忌讳的就是情。”苏公公沧桑的面庞,是被岁月所侵蚀的。

“早就听说帝王无情,我以前不以为然,没想到却也栽下去了。都说做帝王是最自在的。可朕怎么觉得帝王像是牢中之鸟。”皇上抹了抹两把泪苦笑着。

“这也是历代帝王的烦恼啊!”苏公公说。

“嫣嫣,梧桐叶落,我们初见便是在梧桐树下啊!”皇上闭眼不谈,回忆着往事。

苏公公默默退下。

十八年过去了。

“父王,你看墨儿舞剑好吗?”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孩说道。

她——纤墨。

“墨儿!好啊!父王看看我文采举世无双的女儿,是不是文武双全!”一个眼角有着些许鱼尾纹,两鬓花白的老人,脸上全是慈爱。

他——皇上

“嗯!”纤墨拔出银光闪闪的宝剑。宝剑飞速的在纤墨手中转动。

纤墨娴熟的手法,飞快的舞动身子。这剑舞得出神入化。舞完后,纤墨作揖,蹦蹦跳跳的来到皇上身边。

“父王看墨儿舞得好看吗?”纤墨笑道。

“墨儿都超越了父王一大截喽!你弟弟舞剑也舞得好!”皇上宠溺的刮了刮纤墨的鼻子。

“那是当然我们都是继承了父王的优点呢!尤其是弟弟吹的萧好好听哦!父王也会吹箫吗?”纤墨好奇的问道。

“吹箫?”皇上面色僵硬。

“父王会吗?”纤墨开心的说。

“箫,是你们的母后最擅长的。”皇上眼底流露出悲伤,这一点被纤墨捕捉到了。便转移了话题。

“父王,弟弟现在书房读书吧!时间也不短了。去看看吧!”纤墨狡黠的说。

“鬼机灵!走吧!”皇上微微笑着,踏着步伐走向书格。

在路过御花园时,皇上感觉眼角的余光好像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,扭头一看什么也没有。

纤墨却站在那里看着舞亭,舞亭是供后宫佳丽跳舞用的。黎妃以前最喜欢在这个舞亭跳舞,可最终香消玉损,这个舞亭也荒废了。

如今已是断崖残壁,布满灰尘。

“墨儿!墨儿!”皇上不解的叫着她。

“啊!?父王。”纤墨回过神来,说道。

“墨儿,你在看什么呢!?”皇上和蔼的问道。

“哦,也没什么就是一个穿白衣的姐姐在那跳舞,好好看!她还对我笑呢!”纤墨笑了笑说道。

皇上的脸不知什么原因刷的就变白了,惨白惨白的。一脸慌张。额头渐渐多了许多汗珠。

明明什么也没有看见。

“小,小顺子,回辰明殿!”皇上神色紧张的说。

“诶!父王,父王!”纤墨一脸茫然。

“孩子!”一声宛若游丝的声音飘来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