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皮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牛皮革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格格接客做葬资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3:26:48 阅读: 来源:牛皮革厂家

在古城最繁华的中山路上,有一家特别的美容院,招牌上写着“绝色佳人”四个鲜红的大字。一旁还竖块大牌子,上面画着一个特大号的美人头,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盯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男人。

绝色佳人的老板叫许婷婷,虽已年近六十,可她那面容看上去像三十多岁。那些女人们到这儿来,主要是冲着她的这张脸。她们是羡慕加忌妒,都想套套她的美容秘方,可许婷婷却一直守口如瓶。

这天,许婷婷正在摆弄一些瓶瓶罐罐,忽然,从外面进来一个年轻的女人。许婷婷抬头打量,只见来人体态轻盈,走路袅袅婷婷,充满神韵。许婷婷心想,有如此气质的女人,面容多半也不会差的。等到女人摘去脸上的围巾口罩,许婷婷顿觉眼前一亮,只见她五官精致,面目清秀,身材凹凸有致,恰到好处。许婷婷阅女无数,此刻也只有感叹造物主鬼斧神工的份儿。

面对这样的美女,许婷婷兴奋地迎上前去问道:“这位女士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?”

女人淡淡地说:“我想做个整容手术。”

许婷婷又看了看对方的脸,说:“请到里面说话吧。”

进了里屋,许婷婷让女人坐到一张方桌前,然后给她倒了一杯苹果醋,微笑着说:“对我们做美容的来说,越是漂亮的美女,我们就越感到无能为力,弄不好,还可能适得其反。对不起,在你的美丽面前,我只能说,我束手无策。”

女人苦笑道:“其实,我来是想把脸做得丑一点。”

许婷婷皱起眉头说:“这世上每个人都是爱美的,你的美貌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。我不能这么做。”女人听后,无语地长叹一声。

许婷婷又问:“同样是女人,我知道你一定有难言之隐,一定是被逼无奈,能把你的故事说给我听吗?”女人听了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

这女人名叫小春。

1.小春无奈

小春生在乡下,父母都是贫苦农民。小春小时候就既漂亮,又聪明。十八岁那年,小春考上了城里的大学,学的是舞蹈专业。

然而学艺术的女孩子,表面风光,毕业后工作却不好找。小春独自闯荡,几经周折,才参加了一个剧组的招聘会,并且通过了面试。

可是,一天晚上,导演打电话到小春的房间,让她过去说戏。小春在学校里就听说,有些导演夜里说戏,实际上可能就是“戏说”。小春是个洁身自好的女孩,她说:“导演,今晚我不想听您说戏了,因为我知道,遇到您这样的导演,我已经没戏了。”

小春退出剧组后,又到处寻找工作,终于加入了一个叫“舞动年华”的歌厅,当了歌手。小春嗓音好,人漂亮,歌厅一下子就红火起来。小春渐渐成了那家歌厅的品牌,好多人就是冲着她的美丽去消费的,而小春始终洁身自好,冷若冰霜,越是如此,那些人就越是迷恋小春。

一天中午,歌厅门口来了一个算命先生,老板娘闲着无聊,就让算命的进来,给自己算算命,开心开心。算命的嘴巴像抹了蜜,把老板娘哄得脸上乐开了花。老板娘就多赏了他几个钱。算命的一开心,就大嘴一咧说:“那我就再搭送几条‘命’吧。”

于是,老板娘就把店里几个服务员找来,让算命的一个一个算,等算到小春时,算命的沉思良久,才说:“这孩子命好,是当老板娘的命。”

老板娘听了算命的话,脸色就不像原来那样好看了。第二天,老板娘就把小春辞了。

小春离开歌厅,又开始到处找工作。这天,小春刚走出住所,就看到街边围了一大群人,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在群殴一个讨钱的小伙子,口口声声骂这个男孩是骗子。男孩的腿被打伤了。男孩说他是一个大学生,毕业后工作无门,生活无着,走投无路才在街头跪讨。

同样的命运,让小春毫不犹豫地把男孩背进了她租住的小屋。小春替男孩包扎好伤口,精心照看。男孩感激小春,想和她做个朋友,小春同意了。男孩走的时候,让小春等着,说他一定会让小春过上好日子的。

几个月后,男孩回来了。他说,他回去后不久就接连做成几笔生意,终于有钱过来接小春了,两个相爱的年轻人最终走到了一起。

小春终于盼来了幸福生活,丈夫事业小有成就,她真的成了老板娘。可正当她陶醉在美好生活中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一天,丈夫失魂落魄地回到家,说做生意让人骗了,公司破产抵债转手了。

从此,他们的生活一落千丈,丈夫靠给别人打工糊口,小春只得出去到处唱歌挣钱。因为小春的美貌,经常有男人上前和她搭讪,引诱小春。小春虽不为所动,但骚扰总是如影随形,因此她想让自己变得丑一点。

许婷婷听了小春的讲述,想了想说:“我也是女人,我想你刚才说的,不可能是你心甘情愿抛弃美貌的真正理由,你有一万个这样的理由,也不会让自己变丑,你一定还另有苦衷。”

小春点了点头,沉默了好一阵子,才说:“您猜对了,我下决心做这个手术,不光是因为那些男人的纠缠,而是我无意中得知一个真相。”

原来,那些纠缠小春的男人,都是她丈夫派来的,她丈夫家在外地,有很大的产业,他是装成破产,表演给小春看的。小春还知道,她在歌厅时,她丈夫看上了她,就派人装成算命的把她弄走,然后又演苦肉计,试她的心,把小春骗入了怀抱。他看中小春的漂亮容貌,但他却不相信小春纯洁真诚的心。

得知这一切后,小春想了好久,决定跟丈夫摊牌。那天晚上,小春道出了她知道的一切,可她丈夫一点也没感到吃惊,还振振有词地说:“我是没破产,但那个公司是我和一个朋友合开的,我们打了一个赌,他说如果我一无所有之后,美丽的你迟早会离开我。我不相信,我就把公司转到他的名下,我相信我们会赢的。”

小春听了说:“你已经上当了,这是一个没有期限的赌,如果你有信心,稳操胜券,还用打赌吗?”可是丈夫仍然执迷不悟,不管小春怎么说,丈夫就是不相信她。

一气之下,小春决定牺牲自己的容貌,成全丈夫的信心,找回他们来之不易的幸福。

小春说着,又流下了眼泪。许婷婷让小春先别擦拭泪水,她拿过一个小玻璃器皿,来到小春的面前,小心地将泪水收入瓶中,然后说:“我除了爱美之外,还喜欢收集绝色佳人的泪水,这世上,女人生来就有一汪泪水要流。唉,真是痴情女子负心汉哟!在你决定破相之前,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
许婷婷转身进入卧房,从里面拿出几个小瓶整齐地摆在桌上,然后一笑说:“男人凑在一起喝酒,女人聚在一堆流泪。绝色女人的泪水,滋味自然不同,今天我就让你尝尝不同滋味的泪水。”

许婷婷挑出一个小瓶,打开封口,里面有几滴水,她用吸管从里面吸出一滴,让小春张开嘴,滴入她嘴里,小春皱起眉头说:“太苦了!”

许婷婷神秘地笑了笑,说:“这不是一般的泪水,而是三百年前的泪水,绝色佳人这个店已经在这个世上存在了三百多年,这泪水就是三百年前收集的一个绝色美女的清泪。”接着,许婷婷给小春讲了这泪水的来历。

2. 梅香痴迷

三百年前,在浙江奉化的一个小村子里,有个叫梅香的绝色美女。梅香的父亲是个穷读书人,家里穷得经常吃不饱穿不暖。但造物主总有偏袒,梅香出落得如同出水芙蓉,人见人爱。梅香十六岁那年,父亲考取秀才做了小官,家境才逐渐好起来。

这一年,正赶上皇上大婚选妃,梅香貌美出众,从乡里一路选入宫中,就等太后最后甄选。

就在太后甄选的前一天,朝中有个大臣将梅香秘密请到府上,对梅香说:“候选的妃子,我们都看过了,你是最漂亮的,我想这次选妃非你莫属,将来说不定能成为皇后。”几句话将梅香说得心花怒放。大臣接着说:“但要过太后这一关,如果没有我的帮助,你是万万过不去的,现在我准备助你一臂之力,我不求什么回报,只求你日后飞黄腾达之时,多在皇上面前为我美言几句。”

梅香表示一切听从他的安排。这个大臣送给梅香一瓶药水,让她在临选前两个时辰服下,定能一举成功。

梅香是个乡下女子,没有见过大世面,她相信了这个大臣的话,在觐见太后前的两个时辰,偷偷喝下了那瓶药水。但在进入太后的寝宫前,梅香在梳洗打扮的时候,拿过铜镜一照,顿时惊得几乎昏倒,她那原本白皙无瑕的脸上竟长出了黄斑,脸色也变得灰暗无光,和那些美女相比,她简直成了丑八怪。

梅香知道自己上当了,她恨死了那个大臣,却已没有挽回的余地,只能进去做个陪衬的了。但让梅香万万没想到的是,太后恰恰选中了她。

原来,太后并不是按照皇上的标准选妃的,她怕皇上沉湎美色不理朝政,因此就选那些长相一般,甚至有点丑陋的女子,许多美女则被太后拒之门外。

这是太后参与治国的秘密,但秘密约见梅香的那个大臣,心存叛逆,他想在众美女中选个绝色佳人给皇上,让皇上无心理政,他就可以趁机培养自己的党羽,然后取而代之,美若天仙的梅香自然被他看中了。

梅香和被选中的五名女子一起去拜见皇上,梅香以为自己成了丑女,皇上是不可能选中她的,但皇上最终选择了梅香。因为在梅香拜见皇上时,药力已经过去,她又恢复了原来的美貌。

皇上对梅香十分宠爱,太后知道后,感到这里面有问题,但木已成舟,无法挽回。皇上很快就将梅香晋升为贵妃,看样子,用不了多久,梅香就会成为皇后。这时,那个大臣偷偷派人找到梅香,让梅香在皇上喝的水里下春药,让皇上心志沉迷不理朝政。梅香心想,现在有皇上撑腰,还怕你一个臣子不成?于是婉言回绝了。

可是大臣说:“当初我已经想到了这一天,所以在给你喝的药里,还有一种药,每隔一年,你必须要喝一次解药,否则你就会变得奇丑无比。”

梅香不知这大臣说的是真是假,就先答应下来。很快一年过去了,一天早上,梅香发现自己面容憔悴,暗淡无光。梅香推说身子有病,不敢去见皇上。过了一天,症状更加严重,她让宫女偷偷找那大臣拿了解药,这才恢复了本来面目。此后,那大臣定时给她送药,同时带来给皇上吃的春药。梅香不忍心往皇上喝的水里放春药,只是整天提心吊胆。

一天,梅香问皇上:“如果有一天,梅香变成了丑女人,皇上还会这样喜欢我吗?”皇上奇怪地看看梅香说:“爱妃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?朕的爱妃怎么会变丑呢?”

梅香知道皇上喜欢的是自己的美貌,可是梅香不能害皇上,害江山,做祸国殃民的事呀!不久,那大臣看出了梅香的心思,断了她的药,梅香失去了美貌,也失去了皇上的宠爱。

皇上宠爱梅香,早就让其他妃子妒忌万分,现在梅香失宠,众妃子联合起来,诬陷梅香偷了太后的宝物。皇上一怒之下,要杀梅香,好在上天见怜,梅香在临刑前被检查出已有三个月的身孕。等到梅香生下孩子后,就被送到了尼姑庵,从此不得入宫,不得见皇上和皇儿。梅香对两位亲人的思念,化作了这苦涩的泪水。她将泪水留存起来,想有一天送给皇上。从此她开始研究驻颜之术,开了一家药店,希望寻遍天下奇药,能把美貌留住,痴心妄想皇上哪一天幡然悔悟,接她回宫。可惜红颜已逝,而这个药店却一代代传了下来。男人想长生不老,女人想青春永驻,自古如此,哪个愿意将自己变丑呢?

听了梅香的故事,小春说:“我明白了,美丽是上天对我的恩赐,不是我的负担。”

许婷婷点点头,又拿起第二个小瓶来,对小春说:“这里面是另一个佳人的眼泪,你尝尝。”小春尝了下,酸酸的。许婷婷说:“女人的眼泪有着不同的滋味,你想听一听这辛酸的故事吗?这眼泪也是一位绝世佳人的。”

3. 颜君心死

这故事发生在梅香创建绝世佳人一百年后,在杭州西子湖畔,美女颜君出生在官宦人家,从小娇生惯养,父亲颜明专门请了私塾先生,一心想将颜君培养成一代才女。

颜君十六岁那年,正月十五杭州举行灯会,颜君由丫环陪着前往观灯。不一会儿,下人来报说,颜君不见了。她父亲颜明立即派人到处寻找打探,有人说颜君在灯会上跟一个年轻男人跑了。

颜君确实跟一个年轻男人跑了。要说颜明对女儿管教很严,平时颜君很少出门,与外界并没有多少接触,怎么会随便跟人跑了呢?

事情出在私塾先生那儿。原来这位先生除了教颜君之外,还教了一个名叫柳生的寒门弟子,这个弟子就住在西湖附近。平时颜君从先生嘴里听说柳生琴棋书画无所不通,而柳生对颜君也早有耳闻。这次灯会上,两人碰巧见面,可谓一见钟情,相见恨晚。于是,柳生就约颜君到他家去下棋,一决胜负。

颜君是个好胜的女孩,她二话没说,就跟着柳生来到柳家,两人摆开棋盘,一直下到掌灯时分,也没分出胜负。丫环一看天快黑了,忙进去叫小姐回家,颜君这才匆匆出门。

不料颜君主仆二人出门没走多远,就被一伙强盗劫走了。等柳生收拾好棋盘,追出门去,早没了颜君主仆的身影。他以为二人已经回家了,也就没去追寻。

再说颜明找不到女儿,急得不得了,听手下人禀报说,有人看到小姐跟着柳生跑的,就派人抓来柳生审问。柳生说了实情,颜明哪里肯信,让手下把柳生打得死去活来。

颜明丢了女儿,整天心烦意乱,他夫人更是整天以泪洗面,日子过得苦不堪言。这天,颜明再次让手下人去找,并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找到重赏,找不到你们都别回来了。

颜明手下有个人称鬼机灵的小头目,这小子头脑灵活,胆子也大,他领着两个手下,来到西湖旁边的一家酒店,一顿大吃大喝之后说:“我有一个办法,能找到小姐,还能领赏,只是我们三个要发誓,谁也不能将这件事说出去。”

等三个人发了誓,鬼机灵说:“小姐这么多天不回来,这人肯定是死了。”于是,他们从两座新坟里偷偷挖出两具女尸,用火烧得面目全非,然后给颜明送去。颜明家里人见了,居然信以为真,而弄虚作假的鬼机灵,还真的得到一笔赏钱。

死者入土为安,颜家上下心头的一片阴云渐渐退去,但却苦了柳生,几经折磨,最终受不了苦刑,被迫承认“谋财害命”定了死罪。

这天晚上,颜明正在书房看书,下人进来报告,说是小姐回来了。颜明吓了一跳,急忙出去一看,只见眼前是两个蓬头垢面的乞丐,其中一个果然是自己的女儿。

颜明感到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心说:女儿呀女儿,你为何不早点回来?如今自己错判了此案,而且已经上报,无法挽回。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,颜明不动声色,表面上让家人把颜君主仆说成是冒充小姐的乞丐给轰了出去,背地里派心腹把小姐主仆偷偷接了回来,藏在屋里,不再让她们露面。

颜君思念柳生,要去柳家,颜明一听又惊又怒,为了让女儿死了这条心,就说柳生被错判谋财害命罪,已经斩首。小姐听说柳生已经不在人世,立刻昏死过去,醒来后依然大哭大闹,她想到自己千难万险从强盗手里逃回来,就是要还柳生一个清白。现在柳生已死,她也不想活了,当晚就在后房上吊自尽,不料让家人救了下来。但她这一闹,倒是让柳生保往了性命。

原来,女儿回来后,颜明权衡再三,决定杀掉柳生。没想到女儿听说柳生不在,就不想活了,颜明怕女儿说到做到,只好先把柳生留着,并出了一些钱财,改判他到外地充军。

接下来,颜明让人寸步不离地看着小姐,他原想过些日子,小姐就能把柳生忘了。哪知这一过就是二十年,小姐忘不了柳生,更不肯嫁人,整天以泪洗面,憔悴得不成人样,早就失去了往日的美丽容颜。

二十年后,颜明因事被罢官入狱。这天颜君去看父亲,走到监狱门口时,见到了一个人,颜君大叫一声:“柳生,你还活着?我是颜君!”原来这时柳生已经成了这所监狱的主管,颜君上前相认,柳生却摇了摇头说:“你不是颜君,颜君已经死了。”颜君说出当年之事,可是柳生说:“我已经成家,是我岳父救了我,把我从充军的死亡线上拉了回来,我们不能再相认了。”

颜君万念俱灰,当天夜里在苏堤的一棵树上上吊,被夜晚路过那儿的“绝色佳人”的传人救了下来。可颜君人虽在心已死,整天回想不幸的遭遇,流下这辛酸的泪水。

许婷婷讲完颜君的故事,看着眼前的小春说:“爱情的初衷总是美好的,却也经常阴差阳错,所以我们要想办法去补救。”说罢,她又拿出一瓶眼泪让小春尝,小春尝了一下,辣辣的。许婷婷告诉小春,这是一位妓女的眼泪。

4.格格愤世

清朝时,京城贵亲王府有位格格,是贵亲王的义女,她的家世已经没人知晓,她从小就在贵亲王身边。格格长得美若天仙,人见人爱,王爷视她如掌上明珠。格格二十岁那年,与亲王手下的一位姓孙的将军相恋。孙将军对格格一片痴情,对王爷更是忠心耿耿。

这一年,皇帝病重,为争夺皇位,几位亲王相互倾轧,彼此积怨越来越深,先帝驾崩后,尊亲王继位,不但贵亲王被砍了头,格格也被判了死刑,孙将军也受株连入狱。遭到这样的变故,格格心灰意冷,只求速死。

这天,格格被押至刑场。主刑官一声令下,刽子手手持钢刀,高高举起,可奇怪的是,在刽子手举刀下落之际,钢刀突然脱手。换个刽子手,也败下阵来,接连换了几个,全都如此。

主刑官见了怒道:“真是邪门了。”说罢,他亲自操刀,只见他猛地举起钢刀,还没等他往下劈,那刀突然向上飞去,随即往主刑官脑袋上落下来,吓得他双手捂头,狼狈逃命。

人们说,是格格长得太美了,老天爷不忍让她成为刀下之鬼。刽子手齐刷刷跪下,请求放过格格,并说他们宁愿一死,也不斩格格。

主刑官没有办法,只得回禀皇上。皇上下旨重审,仔细一查,终于查明格格是贵亲王的义女,并非贵亲王的血统,理不当斩。

然而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,格格被发落到香春苑做妓女。进了香春苑,格格成了天下第一名妓,有钱有势的男人争先恐后,跃跃欲试,有些人还为她大打出手。可是格格拒不接客,只求一死。

这天,香春苑来了一个和格格一样美丽的女人,会见格格。格格说:“我已看破红尘,你来何事?”

来人说她想用钱将格格赎出去,格格长叹一声说:“我是御赐的妓女,谁能赎得出我?就算出去了,又有何处能容得下我?”

来人说:“格格不可自暴自弃,天下人都知道,格格虽然身处青楼,却还是清白之身。有人仰慕格格,只想为你赎身,别无他求。”

格格冷冷地说:“我的心已经许给孙将军,一女不嫁二夫,如果我不明不白地被他人赎出,就算是到了九泉之下,我如何去见孙将军?”

来人见格格心意已决,不再勉强,但她求格格说出实情,免得日后有人玷污了格格的清名。于是两人秉烛夜谈,第二天格格送走来人时,说:“至此一别,必成永诀。”许婷婷告诉小春,那个女人就是“绝色佳人”掌柜的,那瓶泪水就是那晚收集来的。

一天,格格收拾好一切,将香春苑的老鸨找来,说:“我身为格格,落入香春苑,已看破红尘,我死之后,求您找个地方将我葬了。”老鸨见是费钱之事,冷冷地说:“你到我这里来,吃我住我,而且一文不挣,死后还要拖累我!”

格格听了,悲愤至极说:“罢罢罢,此生只接一次客,所得银两全部作为我的葬资。”

老鸨一听喜笑颜开,立即出去联系客人,有人愿意一夜千金。格格沐浴之后,找好了一个临河房间,她决定,只要银子到了老鸨手里,她就跳河,一死了之,决不让陌生男人近身。

格格站在窗前等着,可是进来的人,却是格格的一个姐妹,她说:“客人已经来了,但他不想进来,让我把这个送给你。”

格格伸手接过,是一个虎形玉佩。格格一见,惊叫一声,这正是孙将军的玉佩,是他们的定情之物。格格转身奔向窗口,就要跳河。姐妹大叫:“快来人哪!救命啊!”

门外冲进一人,死死抱住格格,此人正是孙将军。孙将军苦苦相劝,他说为了救格格一命,他散尽家财,买通了主刑官和所有刽子手,才将她从刑场上救下来,只因那时将军身在狱中,无法相见。如今,孙将军已被新皇上起用,将军还是将军,他想要赎出格格。格格问孙将军,是不是来赴以前的婚约。

孙将军沉默一阵子,说:“我赎出格格,是对贵亲王最后的交代,望格格找个好人嫁了。”

格格听了,心灰意冷,她嘴上答应孙将军,感谢他的好意,可当晚还是投河自尽了。

许婷婷说:“将军怎么会娶一个妓女为妻呢?爱情是两情相悦,永远不会是一厢情愿。将军的出现,毁了格格的最后一点希望。本来可以有美好结局的爱情,却因世俗变了形。”

许婷婷叹了口气,说:“可是人世间的许多变故,又不是我们能左右得了的。”说罢又拿出两瓶泪水,“这是最后两瓶了,按年代,你先尝尝这一瓶吧。”

小春尝了一下,咸咸的。许婷婷说:“这是另一种眼泪,和一个美丽的女间谍有关。”

5.媛媛自尽

解放战争时期,东北白山黑水孕育出了一位绝世美女叫苏媛媛,此女不但长得貌似天仙,而且才华横溢,小小年纪就到南方学医,学成之后在国民党的军医院任职,后来嫁给一名叫刘仲达的少校。

这一年,在军中相夫教子的媛媛,被选中做了间谍,奉命潜入解放区。这样的事,媛媛打心里就不愿意做,但迫于国民党军统特务的压力,为了丈夫和儿子,不得不走上了这条路。

到了延安,媛媛才发现另外一个崭新的天地,她不由得喜欢上了这里。一个人时,她偷偷地想,要是自己没有那个特殊的身份,该多好呀!但是丈夫和儿子的小命攥在人家手里,媛媛只能暗自落泪。

这天,媛媛所在部队在黑峰口与国民党部队相遇,双方激战持续了两天两夜。媛媛也是两天两夜没有合眼,战场上不断抬来伤员,累得媛媛她们这些卫生队员都快成伤员了。

这时,枪声渐渐稀了下来,媛媛刚想就地休息一下,可是,又有更多的伤员抬了进来,而且都是俘虏。救命要紧,媛媛顾不得累,马上为伤员止血,处理伤口。等忙得差不多了,她又被分配去治一个重伤号。

这名伤员抬过来时,全身上下都缠着绷带,连眼睛都看不到,只留了个鼻孔出气,像个木乃伊。

半夜里,伤员活过来了,有气无力地喊:“我要撒尿!”媛媛拿过一个破钢盔接着,可是伤员撒不出来。媛媛一检查,发现伤员膀胱以下肿胀严重。媛媛马上去找医生,医生正忙得满头大汗,听了情况说:“没有任何器械,你自己想办法,想不出办法,只好听天由命了。”

医生说的是实情,自己人都管不过来,何况是个俘虏。媛媛回去后,听着伤员痛苦的呻吟,心里很不是滋味,俘虏也是人啊!她知道,还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用嘴,可这多难做呀!媛媛很累,但却睡不着觉,觉得伤员的疼痛就像疼在自己的心上。终于,媛媛战胜了心理上的障碍,趁着夜色,成功地帮助伤员排除了险情。

过了一道鬼门关,但伤员还没有度过危险期。媛媛知道此时如果让伤员睡着了,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。媛媛就没话找话跟伤员唠嗑,唠着唠着,话题渐渐转到了爱情上,为了激励起伤员的求生欲望,媛媛骗他说:“如果你活过来,我就嫁给你。”

没想到伤员说:“我不是普通的兵,我有妻子儿子,而且我的妻子就在你们这儿。”

媛媛听了,惊讶地问:“快告诉我,她叫什么名字?”

伤员说:“我不能说,我说了就是害她!”

“你说吧,我们这里不像你们那边。父亲在国军那边,儿子在我们这儿,有很多的。”

伤员这才悄悄告诉她,他的妻子叫苏媛媛。

自从来到解放区,媛媛设想过多少次与丈夫相会的方式,就是没想过会是这样的夫妻相逢。苏媛媛声泪俱下道:“我就是你的妻子啊!”

可是伤员根本就不相信,他叹了口气说:“你是个好人,我就猜到你会这样安慰我的。”

等到苏媛媛说出了他们夫妻之间的细节,她的丈夫刘仲达这才相信。在战场上,刘仲达躺在妻子的怀里,夫妻两人面对天上明月,度过了一个特别的夜晚。

第二天,刘仲达被转移到大后方。送走丈夫之后,媛媛怀念丈夫,厌恶战争,她终于向组织说出了自己的身份。由于她来解放区,没有送出过任何情报,上级考察她一段时间后,并没有批准她回家的申请,而是做她的工作,让她戴罪立功,做双重间谍,往国民党那边送假情报。

媛媛打心眼里不愿意做这样的事,可是没有办法,只好违心地先答应下来。这天,上级拿来一条情报,让她给国军那边发过去,媛媛一看情报,知道这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。她想,不管战斗的结果谁胜谁负,一场恶战无法避免,媛媛再也不想看到那些战场的伤兵,她偷偷把情报给改了。她把双方都调开了,双方没有遇上,预期的战斗没有打起来。这边期盼着的一场胜利落空了,那边知道得到的是一份假情报。媛媛清楚,就算共军这边可以原谅她,军统的人也不会放过她的。于是在那个异常平静没有枪声的夜晚,媛媛投河自尽了。

她左右了一场战斗,救了许多人的命,却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。

许婷婷告诉小春:“刚才你尝到的泪水,并不是媛媛的,而是媛媛的丈夫刘仲达的,后来刘仲达也参加了革命,在战斗中屡建奇功,成了共和国的少将。将军一生没有再娶,提起媛媛,将军总是满眼是泪。这样的爱情,世间少有,但到了可以聚首之时,已经阴阳两隔。许多事,需要我们自己珍惜呀!”

许婷婷看了看小春,说:“这最后的一瓶眼泪,是我自己的,这是我四十年前流下的。那个时候,我才十九岁。”接着,许婷婷便讲了她自己的故事。

6.婷婷觉醒

婷婷出生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小山村里,平时吃的是粗茶淡饭,她下过地,会干活,她的容貌和身材好像是事先设计好的,该咋长,就咋长。干活时,她那被汗水和骄阳沐浴过的肌肤却更加白嫩,她健壮的体质更加显得活力无比。

这一年的夏天,村里突然来了一帮年轻人,他们都是从城里来的,到乡下接受再教育的。这些年轻人的到来,带来了无限的激情和活力,下地干活,嘻嘻哈哈,不再枯燥。婷婷长得漂亮,庄稼活干得也好,成了他们的师傅。在这些年轻人中,有一个叫范识秋的男孩最有学问。他戴眼镜,文质彬彬,还会外语,婷婷暗暗喜欢上了他。

秋天到了,生产队的玉米成熟了,一人一垄割玉米秆子。范识秋有学问,干地里活却笨手笨脚的,婷婷就适时地帮他。可是这一次,婷婷为他干了好长一段,也不见范识秋的影子。婷婷担心了,难道范识秋偷懒不想干活,跑了?

婷婷在地里大喊:“范识秋,范识秋,你在哪里?”

没有回音,别人干完活,都回村了。婷婷放下手里的活,边喊边向前走,走了好远好远,才看到范识秋倒在地里。她奔过去,推推范识秋,没反应,再看地上、身上全是血,她赶紧背起范识秋拼命往村里跑。原来范识秋不会使镰刀,没砍掉玉米秆子,倒砍中了自己腿上的大动脉。他是个见血就晕的人,人晕倒了,血却一直在流。

婷婷把范识秋背回村里,救了他一命。范识秋感动得直哭。不久,两人相恋了。他们度过了一段花前月下的美好时光。但过了没多久,范识秋要回城了。婷婷对范识秋难舍难分,怕他一去不回,范识秋却赌咒发誓道:“你等着我,我到城里安顿好后,就来接你。”

婷婷日盼夜盼,等着范识秋,可这一等,就是一年,范识秋人没回来,连个信儿也没有。婷婷不再坐等,决定到城里去找范识秋。于是,她只身进城,到处打听寻找,终于找到了范识秋。此时的范识秋已经在市委里工作了。

婷婷把范识秋约出来,问他是否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。范识秋说:“回城后很忙,前些日子,又到外地去学习了,刚刚回来。本想等到有空去找你,不想你就来了。”

婷婷问:“我们的事怎么办?”范识秋说:“我们的事,在我父母那里遇到了麻烦,不过我会把阻力变成动力的。”

范识秋安排婷婷住在一家小旅店里,天天过来看她,却只字不提他们之间的事。婷婷不安了,试探着说:“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我看我们还是分手吧。”范识秋听了,握住婷婷的手说:“婷婷,我现在也是好难好难啊!我正在想办法说服我父母呢。”

原来,范识秋的父母都是城里政府部门的官员,他们不肯接受婷婷这个乡下儿媳。婷婷听了,沉默了。范识秋说:“我有一个办法,可以让我父母接受我们,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”婷婷说:“我当然愿意了。”

范识秋租了一间小房,让婷婷住着,他三天两头过来和婷婷约会。两个月之后,婷婷跟范识秋说: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已经怀孕了。”范识秋说:“我马上就跟父母去说。”可是范识秋一去就再也不回来了。

婷婷预感到事情不妙。过了一些日子,范识秋垂头丧气地来了,说他父母无论如何也不同意,范识秋让婷婷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。婷婷顿觉晴天霹雳,她下不了这个狠心,决定回乡下把孩子生下来。第二天,婷婷收拾好东西,登上回乡的汽车,可就在那天,一场车祸,险些要了她的命,婷婷成了植物人。

婷婷醒过来时,已经是三年之后,救她的人告诉她,孩子已经生了,是个女孩。她根本就不相信,要看孩子。可是他们说,孩子已经送人了,没留下线索。救婷婷命的,就是绝色佳人的店主。

婷婷回到家里,向母亲询问事情的经过。可是母亲却说:“孩子,我听不懂你说什么,你做了一个傻傻的梦,村里根本就没有来过叫范识秋的知青。”

这怎么可能?婷婷感到迷茫,就找村里的人去求证,可是众口一词都说村里从来没有来过范识秋这个人。

婷婷困惑了,她不知道范家对村里人做了什么,真真切切的东西,怎么会让人轻易改变了呢?实实在在的经历,怎么就让人否定了呢?婷婷找到范识秋的单位,范识秋已经不知去向。婷婷苦苦追问村里人,可是她得到的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为了你好,别再问了。”

婷婷离开了让她伤心欲绝的村子,回到了绝色佳人的店里,她要找回那个女儿,证明自己曾经真爱过,可是没有任何线索。此后,她再也没有离开这家美容院,再后来,美容院就传到了她的手上。

听完这一切,小春沉默了。许婷婷拿出她刚刚收集到的泪水说:“这是你自己的泪水,你尝尝。”小春尝了一滴,奇怪地问:“怎么是甜的?”

许婷婷说:“有人爱,不管这份爱是自私的,还是无私的,抑或是束缚的,但毕竟是爱。有了爱,有人肯为你动心思,泪水就是甜的,也许甜中带苦,甜中带涩,但是都不会脱离甜之本色。如何去感觉,就看你放大的是哪种滋味。”

许婷婷继续安慰小春:“如果你还是想毁坏自己的容颜,我只想最后跟你说,在政治、世俗、恩怨、战争、人生、命运和爱情上,为什么最容易受伤的总是女人?也许是我们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,所以为情所困,徒增烦恼,满眼是泪。但女人并不全是泪做的,花木兰替父从军成了将军,穆桂英元帅驰骋疆场……有自己的追求,有自己的事业,才会有幸福的人生。”

说到这儿,许婷婷突然拉起小春的手,说:“绝色佳人收集美女的泪水,是让今后的女人不再有泪水。我给你讲了这么多,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,你就是我那个从未谋面的女儿。”

小春愣住了,她摇着头说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“没有什么不可能的,你刚一进门,我就看出来了,我的女儿就是你。”许婷婷紧紧抱住小春说,“我不能再让你走了,你哪儿也不要去了,这就是你的家。”

小春紧紧抱住了许婷婷,叫了一声:“妈妈!”

后来,小春才知道,许婷婷已经认了38个像她一样的女儿,也许这38个女儿里面,没有一个是许婷婷的真女儿,但是她们都和小春一样,不想也不愿意拒绝这份母爱。

一年之后,绝色佳人的第39家分店开业了,店主正是小春。在那块大大的牌子上,小春加上了这样一句话:“做得再美,也是自毁容颜。”可是到她这里来做美容的女人,依然不减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